它如何拉动就业
2018-08-17 13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以gdp为代表的经济数字被作为政绩考核和城市评比的标准,始自1980年代那一场席卷大陆的经济建设浪潮。深圳,因其狂飙之速度和和标杆之意义,在这一项游戏规则的建立过程中,居功至伟,也受益匪浅。

深圳不再是一座赤脚的城市。随着“深二代”及“深三代”扑面而来,这座城市的软肋日益凸显。从大环境看,有“四个难以为继”;从小细节看,历史欠账累累:学位不足等教育问题,公交拥挤等交通问题,断头路等基建问题,社会保障问题,就业环境问题,环境污染问题,干部作风问题,医疗问题,物价高,治安差……不算长的历史,遗留下不算少的问题。有些因管理不善,有些因投资不足,有些因重视不够。总之,如果这些问题无法进入政绩考核范围,那深圳将永远是一座“候鸟城市”。漂泊无根,如果是此前三十年深圳发迹的源泉,那也将是今后深圳的致命弱点。

是时候结束这个后患无穷的游戏规则了!以经济为名的深圳特区,早该看透了这个只看现金流量表,不顾资产负债表的虚伪算法。此前“民生为上,gdp其次”的说法也许是蓄势,也许是测试。但一旦“保四”失败,深圳必须放下包袱,输得起过去,赢得起未来。就算保不住gdp“老四”,也要争得到社会发展和民生福利的“一哥”。

但历经几十年的演变发展,社会结构和民众意识早已翻天覆地。机械化的经济指标,在测量社会发展状况时,疲态尽显。经济总量的排行榜,日渐远离社会现实,变成城市之间争口气、撑面子、抢官帽的擂台;以gdp为纲,代替以钢为纲、以粮为纲,成为新的指挥棒;发展经济日渐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手段,本末倒置地变为终极目标。人们渐渐开始疑惑:纯粹以投资拉动的gdp数字符合经济规律吗?如果这个经济总量很大程度上是靠卖地皮、高物价、低薪酬撑起的,它如何拉动就业,如何反映繁荣,如何衡量进步?

gdp和社会发展本没有绝对矛盾,为何会受到质疑?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斯称,当民众感受到的“报酬递增”普遍产生时,制度变迁(改革)就能得到支持和巩固,并良性循环不断发展。反之,则改革失效,陷入停顿和混乱。

每一项改革,都是对原有价值体系的突破。既然当初深圳能够在一片迷茫中,探索出体制的发展性,那今天为什么不能站在比其他城市更高的理论、制度、精神起点上,探索出体制的包容性和普惠性?为什么不能将过时的gdp数字游戏丢给别人,而重新回到规则创造者的角色上来?

当其他城市还在为gdp狠命砸钱使劲注水,而不顾民众幸福感被通胀摊薄时,深圳如果能够坦然面对数字上的失败,另辟蹊径,则殊为可贵。壮士断腕,才能存续生命,破茧而出,才能展翅高飞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amboogrovehotelsuzhou.cn香l港正版挂牌2018,王中王 中特网 ww,喜彩网报吗版权所有